央祈

这里是祈子
央祈、妻妻或是77什么的都可以叫 随意称呼吧
晴博厨兼小透明文手
最喜欢博雅了!不管是手游还是小说的都喜欢!

【晴博】颜

*原著向
*不太成功的练手
*没啥意义就是想写博雅睡颜
*可能烂尾了吧(躺


        土御门大路,安倍晴明邸。
        晴明正站在自家宅邸门口,手中还提着一壶酒,心情极好的樣子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何时出现在一旁的蜜虫在接过酒时将视线投向宅邸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但最后只是点点头,旋即就消失在晴明的视线中。
        他穿过草木丛生的庭园,来到了平时跟友人饮酒的长廊下,意外见到了博雅倚着廊柱而眠的画面,身旁还有尚未饮尽的酒杯以及他从不离身的鬼笛叶二。

        实际上,现在已是深夜时分,晴明万万没料到对方会在这里等候至此刻。
        不,说不定原本他是要回去的,只是不小心睡着罢了。晴明甚至可以想像那个画面,身着直衣的贵族青年一边独自饮酒,一边等着他回来,或许在这段时间中他因看见飘落的樱花而起了雅致,举起叶二,那流畅优美得能撼动鬼神的笛音便响彻在庭园中。之后,大概是因为有了些许醉意,身子一歪就靠着廊柱欣赏景色,如此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 晴明放轻脚步来到了熟睡的博雅面前,不得不说这人在睡梦中的表情简直是个不经世事的孩子,全然放松的神情柔和了武士刚毅的脸部线条,配上几瓣落在颊上、肩上的花瓣更是显得可爱。
        微张的唇瓣上有着些许水光,或许是残留的酒水,又说不定只是光线造成的错觉。
        平时总是闪着光芒的双眼此时虽不能见,但那长长的睫毛在昏黄烛光下看上去却又别有一种专属於他的魅力,晴明忍住伸手去触摸的欲望,转而摇了摇对方的肩膀。
        “醒醒,博雅,这样会受寒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晴明?”
        博雅眉头微皱,在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后才迷迷糊糊地张开眼,视线里晴明放大的面容就在自己面前,他一瞬间有些发愣,甚至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。
        “醒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唔,大概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对方的声音让博雅回过神来,他像个孩子般小小的打了个哈欠,眉眼中有着不明显的疲惫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让蜜虫帮你整理好房间了,今晚就住下吧,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谈应该也还不迟。”
        身着十二单衣的女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晴明身后,她带着浅浅的笑容,一言不发的候着主人下令。
        “哎,其实我也没什么要事,只是你说了今晚会回来我就在这等着,原本还想着晴明是不是临时有事不回来啦,現在看见你我就安心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博雅摆摆手,叫对方不用太在意。
        而听见博雅这番话,晴明红润的唇微微勾起了一个弧度,一双眼也随之瞇起,他没有开口,仅仅是看着对方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唔,总之,时间不早了,晴明也快去睡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像是被阴阳师似笑非笑的神情盯得全身不自在,博雅抬手将方才尚未饮尽的酒杯凑到唇边,接着便站起身来,让蜜虫领着他进客房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晴明漫不经心的点点头,也不确定是不是真听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 直到廊上的脚步声终于归为寂静,晴明才执起桌上那盏酒杯,将它斟满了酒后一饮而尽,低声叹道:
       “博雅,你可真是个好汉子啊……”

【晴博】斗技也能有情趣•全

是的我还是把车开完了 非常短小 看在第一次的份上原谅我吧【X
那么请走微博 希望有更多同好来勾搭聊天!

https://m.weibo.cn/5885242334/4086815935493739

【晴博】斗技也能有情趣

*手游向 大概(
*因为晴明的被动技产生的脑洞
*为了开车而写的梗 然而我新手驾驶估计要翻 所以先放一段(。
*ooc我的 他们是彼此的
*你们猜有没有后续?

——

        源博雅非常、非常讨厌斗技的时候遇上安倍晴明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博雅场上的吸血姬跟晴明场上的萤草几乎是同时倒地,场上只剩下他们两个阴阳师孤零零的站在场上,看着对面露出大事不妙表情的博雅,晴明露出了微妙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 接下来是自己的回合,晴明看了看自己近乎全满的血条,索性也不开言灵守了,就只是丢了个不痛不痒的基础符咒过去。
       博雅接下了这一击,接着举起弓一连三发诛邪箭希望对方能够干脆的直接倒地。

        结果对方不但没倒,还该死的触发了雷帝招来。

        轻微的电流窜遍全身,不像是有其他式神在场时会直接让人晕眩的反击,反而像是被上下轻柔抚摸过全身般的麻痒感,而且那道电流还像是有生命般恶意的在胸口多停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 恶趣味?才不是这样子,根本就是技术犯规,源•不懂得反抗的好汉子•博雅如此表示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晴明!”

        博雅像是不满又像是别扭的喊了白发阴阳师的名字,瞪向他的视线在对方眼中简直跟小猫在闹脾气一般不痛不痒。
        指尖因为麻痹而失去知觉,即使如此博雅也不愿意认输,搭起弓,准心却始终对不上面前笑得如狐狸般的安倍晴明。

        “博雅再不采取行动时间就要到了哦?”
         晴明摇着蝠扇,脸上那抹笑容让博雅似乎嗅到阴谋的味道,他比平常更加警戒的放箭,只无奈手尚未恢复,攻击毫无准头可言,那支瞄准晴明的箭直接戳到了龙形象的御灵上头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下好了,不但没给对方任何伤害,还给自己作死。

        晴明身侧的龙大概是真的怒了,一个雷帝招来毫不犹豫就打过去,博雅甚至来不及反应,眼前一黑爽快的昏了过去。

——

        地板坚硬的触感以及衣料摩擦的声音促使着博雅恢复意识,他张开赤红色双瞳,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,而面前是几乎整个人压在他身上的安倍晴明。

        “晴、晴明?”

        没有回应。

tbc……?